大亚圣象是现金奶牛吗? 巨额货币资金呈现某些特征

  大亚圣象是现金奶牛吗?
  ST康美300亿元资金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引发了资本市场对货币资金科目的高度关注。
  本刊记者? 杜鹏/文
  最近一年以来,不少伪白马纷纷露出原形,被监管部门认定财务造假,其中不乏巨额货币资金造假者,这种造假体现为利息收入畸低、从不买理财产品、喜欢融资、分红偏低等特征。
  巧合的是,《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注意到,大亚圣象(000910.SZ)账面上的巨额货币资金也表现出上述特征:货币资金收益率仅比活期存款稍高,显著低于同行水平;账面资金极度宽裕,却从不买理财产品、分红率常年维持在畸低水平,而且还要发可转债融资,与不差钱形象严重不匹配。
  大亚圣象巨额货币资金出现上述特征,究竟是不是巧合?上市公司有必要给出解释。
  利息收入偏低
  大亚圣象是一家家居行业内上市公司,主业是人造板和地板,这是一门不错的生意,尤其现金创造能力强劲。
  2013-2018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2.06亿元、10.64亿元、14.88亿元、10.36亿元、11.89亿元、10.03亿元,六年时间创造了69.86亿元的真金白银,可以说是一台赚钱机器。
  这些钱都是怎么用的呢?第一是还债,大亚圣象的短期借款从2013年的26.89亿元下降至2018年的2.33亿元,2014年还掉7.67亿元的应付债券,如今的有息负债只剩下2.33亿元的短期借款;第二是日常的资本支出17.32亿元,2013-2018年公司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累计有17.32亿元;第三是分红,2013-2018年累计分红2.71亿元。
  除去上述开支之后,大亚圣象还留存下巨额货币资金。2018年年末,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高达16.93亿元,去除有息负债之后的净现金有14.6亿元,属于典型的不差钱上市公司。
  然而,与账上巨额货币资金不匹配的是,公司利息收入却是少得可怜,2018年财务费用项下的利息收入只有720万元。按照“利息收入*2/(期初货币资金+期末货币资金)”,大亚圣象2018年货币资金收益率只有0.44%,仅仅比当前的活期利率0.35%高出来一点。
  按照年报披露,大亚圣象2018年年末货币资金中受限制资金只有3682万元,几乎全部资金均可以自由支配。从现金流状况来看,大亚圣象本身需要的营运资金并不多,完全可以拿出部分资金来做定期存款。
  再者,0.44%的收益率相比同行业内上市公司也显著偏低。依据三级行业划分,家居行业内上市公司中与大亚圣象资金规模相当的有欧派家居(603833.SH)、索菲亚(002572.SZ)、顾家家居(603816.SH)、浙江永强(002489.SZ),2018年年末货币资金分别为25.18亿元、21.65亿元、15.92亿元、13.06亿元。
  按照同样的公式计算,上述四家上市公司2018年的货币资金收益率分别为0.92%、0.9%、1.11%、3.71%,都显著高于大亚圣象。
  从不买理财产品
  事实上,关于大亚圣象货币资金的疑问还远不止于此。
  绝大多数现金流充裕的上市公司为了获取更稳健的收益,会拿暂时用不到的闲钱去买理财产品,从几十天到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理财产品,时常出现在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表里。
  比如,前面提到的四家上市公司均有购买理财产品。欧派家居2018年年末其他流动资产5.7亿元,其中理财产品3.7亿元,2019年一季度末其他流动资产跃升至14.64亿元;索菲亚其他流动资产中,2017年年末银行理财和结构性存款分别为5.5亿元、5.2亿元,2018年年末结构性存款4.55亿元;顾家家居2018年年末其他流动资产8.93亿元,其中理财产品和一年以内到期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分别为3.5亿元、3.6亿元;浙江永强2018年年末的其他流动资产中有3556万元的理财产品,交易性金融资产中有2.11亿元的权益工具投资。
  但是,大亚圣象的其他流动资产规模非常小,常年维持在几千万元的规模,2018年年末也只有4176万元,最近五年的其他流动资产几乎全部由待抵扣进项税和预交所得税两项构成,从来没有过任何的理财产品。除此之外,大亚圣象流动资产中的其他科目中,也没有任何的投资理财行为。
  因此,大亚圣象从不买理财产品的行为,与前面四家上市公司形成强烈反差,更是与其不差钱形象严重不符。
  与此同时,大亚圣象发行可转债,也与这种不差钱形象不符。
  6月21日,大亚圣象公告称, 公司12亿元可转债获批。根据发行预案,可转债募集资金全部用于以下项目:大亚圣象苏北基地家居产业园项目、大亚圣象上海产品研发营销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募集资金投入额分别为4.28亿元、6.15亿元、1.57亿元。
  事实上,按照目前的资金状况,大亚圣象完全可以通过自有资金满足项目资金需求,没有必要发行可转债。
  最后,大亚圣象的分红行为也与不差钱形象不匹配。
  财报显示,2014-2018年,公司现金分红总额分别为1583万元、2638万元、6369万元、6663万元、7202万元,股利支付率分别为9.68%、8.3%、11.77%、10.11%、9.94%,常年处于偏低水平。
  货币资金造假不鲜见
  以前,市场普遍认为货币资金不会造假。但是,最近一年以来,不少伪白马露出原形,被监管部门认定为财务造假,其中不乏货币资金造假者。
  最典型的ST康美(600518.SH)、*ST康得(002450.SZ)均爆出财务造假,如今都已经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货币资金造假是两者财务造假的重要方面之一。
  以ST康美为例,其在被爆出造假之前的2017年,按照前面同样公式计算,当年货币资金收益率为0.88%;翻阅2017年之前五年年报,ST康美没有买过任何的银行理财产品;2017年及之前账面资金几百亿元,却仍然频繁融资,与不差钱形象严重不符。
  这些特征均指向ST康美货币资金造假,后面的事实果不其然。4月30日,ST康美发布了《2018 年度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公告称,2017年,公司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确认业务款项的会计处理错误导致应收账款少算了 6.41亿元,存货少算了195.46亿元,在建工程少算了 6.32亿元,与这些相对应的是货币资金多算了299.44亿元。
  一夜之间,300亿元的真金白银灰飞烟灭,彻底震惊了整个资本市场,同时也给投资人上了一堂史上最贵的货币资金课程。
  结合前面的分析,大亚圣象账面上的巨额货币资金也表现出了上述特征。针对这些异常,目前市场上不乏质疑其货币资金真实性的声音,当然仅凭这些特征,不足以断定大亚圣象货币资金就是假的,但这恐怕也绝非空穴来风。
  3月14日,大亚圣象公告称,控股股东大亚集团共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为2.5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89%,累计被质押的股份数量为2.3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06%。
  这也就意味着,控股股东已经将大部分股份给质押出去了,表明控股股东不宽裕。
  由于股票质押贷款属高风险贷款业务,为控制股价波动带来的未能偿付风险,质押方会设立警戒线和平仓线,警戒线一般为150%-170%,平仓线一般为130%-150%,部分较为激进的券商警戒线、平仓线甚至设置为140%、120%。如果按照“40%的质押率、8%的利率、1年的平均到期期限、160%的警戒线和140%的平仓线”计算,达到警戒线和平仓线的下跌幅度分别为23.2%和 32.8%。
  而在过去的两年,大亚圣象在二级市场的表现非常差。自2018年1月份以来,公司股价从最高的26.30元一路下跌至最低价9.07元,7月30日收盘价也只有10.77元。可想而知,股价进一步下跌对于控股股东压力有多大。
  事实上,恶果已经开始呈现出来。7月27日,上市公司公告称,因控股股东大亚集团为江苏精工特种材料有限公司在中信银行镇江分行2000万元借款提供连带担保责任,借款到期后,被担保人江苏精工特种材料有限公司无力偿还,中信银行镇江分行向镇江市润州区人民法院起诉,并申请财产保全;2019年7月25日,大亚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263万股被镇江市润州区人民法院执行司法冻结。
  公告还称,根据大亚集团函告:大亚集团因资金筹划不善,造成资金周转困难,截至公告披露日,大亚集团及其下属控股子公司共有3.69亿元的银行借款逾期未及时归还。
  控股股东极度缺钱,再结合上市公司货币资金的种种异常特征,市场普遍揣测,大亚圣象账面上的巨额资金存在被控股股东挪用的可能。
  真相是否如此?这都有待上市公司给出合理解释。对此,《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给上市公司发去了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复。
  

Author: admin